聯絡我們

文章分享

文章搜尋

 
《總幹事心語》—— 踏出安舒區
回顧過去幾十年,我感謝神帶領自己五次踏出人生的「安舒區」,每一次都對我的屬靈生命產生重大影響。
第一次發生在24歲時,我在加拿大完成工程學位之後兩年。我看見所居住的城市缺乏華人教會,於是與幾位基督徒朋友創立一所教會。講道和施聖餐起初也是由我擔任。感謝主,這教會兩年後就增長至二百人。

突破重圍,凱旋在望!
戰後才出生的港人慶幸未經世界大戰,也倖免天災人禍之際,「社會事件」及「新冠肺炎」裂天而降!這兩宗打擊港人生活的災禍纏累多月,似乎神尚未垂聽禱告,我們還未走出陰霾!我們認同啟示錄六章10節的呼喊:「…主啊,…要等到幾時呢?」 (How long? O Lord!),然而,苟延殘喘卻不如突破重圍,凱旋在望啊!

面向一疫又一逆
引言
  打從2020年初開始,來了一疫,就是新冠肺炎病毒侵襲,全世界有近二億人受到感染,超過4百多萬死亡(2020年7月中),這些可怕的數字,使全世界即時陷入了「逆境」當中,國與國之間非因戰爭要互相封關,人與人之間非因交惡要彼此分隔,物與物之間非因糾紛要不對流……

「疫境」.「逆境」
差不多兩個年頭,全城都在抗疫之中,到底是個「疫境」,還是一個「逆境」呢?日子久了,其實大家也開始習慣;身處「疫境」的心情也開始平伏下來。
作為一個基督徒,在逆境的時候可以做些甚麼呢?盡量保持樂觀理性,先從自身開始,再看在疫境下可有的轉變;與其詛咒黑暗,不如燃亮燭光,縱使那點燭光是微弱,卻是驅走黑暗的最有效力量!

逆風而行的文字旅程
《伊索寓言》中「北風和太陽」的故事,講述北風跟太陽打賭,看誰先令旅人脫下斗篷。北風愈向那個旅人猛吹,旅人愈把身上的斗篷抱緊,反而太陽的溫暖使他自然而然地把它脫下。如果以北風象徵逆境,大凡向目的地前進的人遇上它,都自然會更奮力地逆風而行,對於身負使命的人而言,更是如此。

全是恩典
我是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去年加入了中大基督徒樂隊CUCB。樂隊每年暑假都會舉辦年度音樂會AP,與大家分享今年在籌備音樂會(主題為《結傷》)時遇到的一件事。
CUCB每年都會投放很多時間籌備AP,由半年前開始,AP籌委會成員便開始忙碌,包括預訂場地、構思主題、劇本、聘請導演和幕後工作人員等等,AP創作組也開始創作歌曲,包括曲、詞、編;直至暑假開始、臨近AP時,隊員們都日以繼夜地練習。用一句話來總結,我們都花了很多時間、心力來預備。

在「後疫情」下,教會的何去何從?
在過去一年半的日子,全球面對史無前例的世紀疫症「新型冠狀病毒」的侵襲,帶來災難性的後果。截至執筆之日,全球共有近一億九千萬人受到感染,而死亡人數已突破四百萬人。因着疫情持續的緣故,全球的經濟和各行各業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擊,尤甚的必然是航空業、旅遊業和娛樂場所等等。教會的事工也不能倖免,在疫情肆虐下,公開的聚會也曾經幾乎完全停頓下來。還好,靠着現代社交媒體平台的發展,例如 Facebook, Facetime, Zoom, WhatsApp等,仍能以網上方式維持一些聚會的進行。

《總幹事心語》—— 原來「愛情」是這樣的
我自幼喜歡閱讀,高小至初中期間已經看了很多中外名著,這些作品不少是愛情小說。那時年紀還小,不懂男女之間的愛,真正體驗還是在大學時期。我與一位女孩子交往越來越密切。有一年的暑期,我在加拿大北部工作,透過寫信與她聯繫。那時電郵尚未現世,信件郵遞需時一星期。就在多次的收信和回信中,我經歷到愛和被愛,並輕輕地對自己說:「原來愛情是這樣的!」

從聖經人物淺談去或留
1. 他拉
  「他拉帶着他兒子亞伯蘭和他孫子,哈蘭的兒子羅得,以及他的媳婦,亞伯蘭的妻子撒萊,一同出了迦勒底的吾珥,要往迦南地去。」(創十一31a)

移民浪潮下的危與機
引言
  移民是今天香港熱門的課題。眾多市民不約而同移居海外,名為「移民潮」。移民潮」影響不同行業,例如學校的學位和老師的空缺。需要適應和對策。教會受影響亦不會例外。不過,究竟有甚麼影響?雖然不是所有教會受「移民潮」影響,但對受影響的,可有甚麼對策呢?為此,我訪問了一些牧師,概略了解狀況,繼而分享五個屬靈原則,來面對「移民潮」帶來的衝擊。

帶住祝福去移民
七月一日的晚上,在機場送別一個移民家庭。有位年輕人在外圈拍照,我走上前問他,你好,你是記者嗎?
年輕人回答:是的。
我問:請問你是那一間傳媒
年輕人說:某某報刊的。他繼續說:你們是教會嗎?
我說:是的。你怎麼知道?
年輕人說:我看見祝福兩字。

教會與移民潮
近幾年香港湧現移民潮,教會也不免於這樣的洪流。我的堂會是一所成人崇拜二百多人的小堂會。在這幾年裏有十幾個家庭移居海外,還有幾個家庭正在計劃在未來一年離開。移民潮主要影響堂會中的夫婦團契,其他如兒童主日學、青年團契,甚至長者團契都牽涉在內。

《總幹事心語》—— 甚麼力量推動我傳福音?
2008年,我和太太從居住了三十多年的加拿大回港事奉,我對她說:「十年後,當我們65歲退休回到加拿大時,我會買一部最舒服的車,與妳暢遊這北國大地!」不料在64歲時,播道會總會邀請我擔任總幹事的職位,轉眼間又快五年了。

在變幻中的蛻變
現在是一個特別的時代,一個很多機會的時代,播道會的同工、領袖、弟兄姊妹,我們在事奉主的心志上如何蛻變呢?
路加福音十章25-42節這段經文有兩個大段落,兩個故事:好撒瑪利亞人及馬大和馬利亞的服事,但兩個故事成為一個單元,這裏兩個重點成為一個訊息。

總幹事報告
回顧播道宗派在香港的發展,可以概括地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上世紀中至80年代,或可稱之為「重新起步」的階段。內地政權於1949年易手後,播道宗派在華南的重心轉至香港,開展了幾間堂會。這時期有美國差會的幫助,福音及社會關懷事工得以漸漸開展。

第二階段是從80年代至今,可以稱為「成熟自立」的階段。在這三十多年裏,播道會的事工迅速發展。堂會數目增加至六十,會眾人數近三萬,宗派的領導完全本土化。上世紀訂立的典章憲制也已漸漸不能滿足宗派發展的需要。

第一百零二屆年議大會概覽
第一百零二屆年議大會已於本年六月二十六日早上順利舉行,本屆也是以半天時問完成全部議程。因受疫情限聚令影響,年議會在三個地點(播道書院中學禮堂、港福堂及福泉堂)以實體及網上同步進行,這種形式進行會議,也是多年以來第一次。分三個地區舉行好處是出席代表可以在較近堂會的地方出席,缺點是彼此的交流溝通就減少了。但最忙碌及緊張的就是總會辦公室的同事了,因分三個地區,人手相對較吃力,另外在技術及器材方面也較擔心,因怕在會議途中網絡「斷線」、「死機」等,幸好有幾位熱心「外援」幫手,當日的程序也算流暢。

《總幹事心語》—— 死亡不再是問題
一位基督徒朋友告訴我,她的姊姊生前是國泰航空公司的空姐。上世紀六十年代,她所乘坐的飛機在日本富士山失事,二十多歲就離開世界,公司把她安葬在跑馬地天主教墳場。之後的三十多年,她的父親每星期都來到墳場,將一束鮮花放在女兒的墳墓前,風雨不改。每一束花都牽動一個傷痛的心,每一束花都帶來一個無奈的感慨。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按牧心聲:四點心聲
前言
首先分享少許個人事奉歷程:我於1990年信主,1995年接受水禮,在山福堂學習、成長及事奉,2005年進入神學院,畢業後先在恩福堂普通話部事奉,不久又回到山福堂成為傳道同工。

感恩與立志
感謝上帝的愛!讓小僕今日可以分享按牧述志,及過往蒙召的經歷。
感謝主耶穌,我在1986年有機會到英國倫敦進修會計,由同學邀請返當地團契,在1986年5月2日晚上在團契悔改接受主耶穌為救主;並在1987年12月13日接受水禮加入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為會友。
1997年暑假……

按牧心志:按神的心意事奉
可以蒙恩得救是神給我莫大的恩典,可以蒙神呼召,全時間服侍神是恩典中的恩典。感謝神拯救我、醫治我、使用我!
我初信的時候,參加冬令會,當結束時,牧師問有否弟兄姊妹願意服侍神,我想:神這麼好,當然要服侍祂了,就懷着這單純的心,站起來,走到台前。牧師禱告完,再跟我傾談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就是蒙召,是全時間服侍神。我當時想:我甚麼也不知道,怎樣服侍呢?雖然我不知道,不過神已經知道。感謝神悅納我這單純的心,之後一步一步的帶領我,人生路上又越過高山又越過低谷,神不離不棄的看顧、引導,用祂無比的愛來感動、溶化我這個不懂愛的人,將我剛硬的心,變成柔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