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文章分享

文章搜尋

 
講錢「增」感情
中國人有很多至理名言,「講錢失感情」是其中一句,事實上有很多例子親如夫婦、手足,都可以因財失義,反目成仇。
基督徒也不例外,要學像保羅說為了認識主耶穌而視「萬事作糞土」的(腓三8),真是寥寥可數。聖經中充滿了因錢財而忘恩情的例子……

七是完全嗎?-- 再探堂會奉獻支持總會的7%
有兩兄弟帶年老父親外遊,他們爭議如何分攤費用。各人都說自己比較富裕,只想對方負擔輕一點。這是一家人!這是兄弟情!是溫馨的、是健康的。
我在本會事奉二十多年了,記得多次在年會中都有人爭議7%奉獻事宜。為何這麼多?為何不是堂會「自主」嗎?總會是否我認同和值得支持呢?
這篇短文是假設大家接受宗派存在有價值。宗派所發揮聯繫的力量,可有效地完成福音使命的部份,是個別堂會是難以獨力成就的。我又進一部假設播道這個宗派,有了大家積極參與和帶動更新,這個宗派必不負主所託,定會忠心完成福音使命。有了以上前設,我提議各堂會用三個原則去衡量如何奉獻支持總會。

講錢增感情——播道堂會以收入之百份七奉獻給總會的由來
「萬物都從祢而來,我們把從祢而得的獻給祢。」(代上二十九14)乃基督徒及堂會向神奉獻的原理,使徒保羅進一步以馬其頓教會「照神的旨意,先把自己獻給主,又歸附了」使徒(林後八1-5)的好榜樣勉勵我們,使徒彼得也提醒信徒要作「神百般恩賜的好管家」(彼前四10)
回想美國播道會自從一八八七年差派會祖寬夸倫牧師來華,翌年開設首間播道會以來,以華南(South China)為福音工場(mission field),負起一切費用,及至一九四九年中國播道會遷來香港,初期美國播道會還全包開支,中國播道總會在經費上,只坐享其成而已!

播道會總會的錢是從哪裡來的
如果你查看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總會的網頁,你會發現一段介紹播道會的精簡描寫:「播道會是一個宗派,但有時又似乎不像一個宗派。傳統的播道會,因着信仰的立場及屬靈的質素,一向都表現出很強的向心力,但卻沒有被成文規條所約束。這種現象與播道會的背景及信仰特色有直接關係。」
多年來播道會總會(以下簡稱總會)在這個「團結而自主」的傳統裏,有效地發揮着總會的重要角色,包括協助播道會堂會和機構在傳福音、牧養、門徒訓練、護教、社會關懷和法律行政上的事工。同時,總會也擔負着支援播道會同工、宗派內外的聯繫及回應社會時事的任務。
既是這樣,總會哪裏來的經費?

銳意門訓—不只是研習會
進入聖言,帶着期待的心情進入,懷着高漲的熱情離開。這不單是形容三千多位牧者、領袖、弟兄姊妹參加「銳意門訓2018研習會—進入聖言」的狀況;甚願每一位基督徒,每一次翻開聖經,進入聖言,都有同樣的經歷,期待與發出聖言的上帝相遇,當遇上上帝時,無不興奮雀躍!

建立以聖言為中心的門徒
我們不嘗試作門徒,我們訓練成為門徒!
門徒訓練其中一個關鍵範疇就是在上帝的話中進深。一個以基督為中心的門徒就是一個以聖言為中心的門徒。因為聖言直接指向基督。(路二十四27,44-45;詩四十7;約五39)

守得雲開見上帝
我要求弟兄姊妹用更多時間讀聖經,有一位信了耶穌幾十年並且已退休的弟兄這樣回應:「我已經讀完整本聖經啦!」然後瞪大眼睛望着我。我反問自己:我有沒有講錯說話呢?

作主門徒,生命轉化123
1. 不滿足,不甘心
信主接近三十年,成為傳道也接近二十年,我不敢妄言自己從內到外渴慕和愛神,我的轉化只是源於對自己屬靈生命的不滿足,不甘心!特別近幾年透過IDMC,認識門訓不是一個課程,而是一個回歸聖經、以生命影響生命的旅程;知道今天教會最缺乏的不是聚會和事工,而是生命的師傅,用心的聆聽,緊密的同行和埋身的指導。

銳意門訓2018——興起了一場進入聖言的運動
我帶着期待的心情參加這次「銳意門訓——進入聖言」的研習會,特別期待藉着這次研習會,繼續興起弟兄姊妹作主門徒的心,為我們的生命帶來價值觀的改變。作為一位主力牧養青少年的同工,感恩看見教會內一班青少年人的參與,更加希望他們從青少年的時期就立志決定要一生作主的門徒。

參加IDMC之後
播道會總會推動「IDMC銳意門訓研習會(Intentional Disciple Making Church Conference)」多年,反應越來越好,參加者越來越眾。播道書院道真堂今年亦有超過100位肢體出席參加學習。

130周年聯合崇拜後記
聯合崇拜後的兩天,早上醒來都是夢到自己和某些人討論當日的事情,那裏我應該介入補救…,那裏應該提早預備… 回想當日,實在有不少錯漏,借此機會感謝大家包容。
聯合崇拜過去了,投入時間、人力、金錢完成了的聯合崇拜究竟成就了甚麼?

130周年感恩頌
從感恩開始: 2018年11月25日為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為紀念開基130年,於亞洲國際博覽館舉行聯合崇拜,有12,000人出席當日崇拜,場面熱鬧興奮,我當時心情亦十分激盪,縈繫不散,能夠有機會參與如此盛會,實在心存感恩。這是播道會第一次有屬下六十多間堂會和及機構一起出席聯合崇拜,合一見證,深深感受和感謝主愛無限。那一刻我想到先知以賽亞向神所發出的歡呼敬拜讚美:「彼此呼喊說: 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充滿全地!因呼喊者的聲音,門檻的根基震動,殿充滿了煙雲。」(賽六3~4)

帶領播道會130周年聯合崇拜後感
「播道會130周年聯合崇拜」,對我來說,不但是一個歷史性的慶典,也是我帶領敬拜歷程上一次刻骨銘心的聚會。

歷史性的慶典,是指它是最多人參加的。而以場地來說,也是最大型的。至於令我刻骨銘心!這話是怎樣說的?是因今年我已經70歲了,無論個人意願如何,相信這是我最後一趟帶領播道會每10周年一次的敬拜聚會了。回想過去,連同100周年、110周年、120周年以及這次的130周年慶典,我參與帶領周年敬拜事奉總共竟有4次之多。常言道:「人生可有幾多個十年?」十年後的140週年慶典我將會是80歲,相信屆時沒有人再會邀請一位80歲老人上台帶領敬拜了吧!

播道會130週年感恩聯合崇拜——作主門徒
謝主深恩;感恩同行

感恩可以有幸在這裏,與各位同工和弟兄姊妹分享一些「播道會130週年感恩聯合崇拜」的感想!身為播道會的一份子,能出席見證播道會130週年的感恩慶典,深感榮幸!
從去年與教牧同工在惠州的「凝聚.突破」退修之旅,到今年年頭「130週年尋根之旅」,既加深對播道會歷史的認識,且在不同的旅程上,與播道同工彼此進深認識,深深感受到在這播道大家庭裏成長和事奉是一份福氣!

不斷感恩,傳揚福音!
前言
六十年前,蒙神帶領及藉着姑母鄭德音師母的引導,母親和我加入了播道會天泉堂的大家庭,認識主耶穌並接受祂為救主,繼而在教會受到牧養與造就;成長後在當時負責組織跨堂會青少年活動的播道少聯會認識福泉堂的太太,婚後子女都在天泉堂信主,現時兩名孫兒在播道書院接受教育,亦在天泉堂上主日學,我的一家都在播道會蒙恩。

130年——未數算的果子
2018年11月25日,中國基督教播道會舉行聯合崇拜,慶祝成立130年。有幾個國家的播道會代表也專程來港出席這慶典。崇拜過後,我們與這些外賓同往廣州旅行,體驗這古城新貌,並尋覓百多年前宣教士的踪跡,各人的心都充滿感恩與激勵。

從九十周年走過來的我…
九十周年,即一九七八年,對筆者來說印象不是完整的,因為這個慶祝對當時剛信主的我,沒有感到有甚麼大關連,只是適逢其會,就「戥」大家開心,自己當時沒有甚麼事太忙,見有甚麼可參與,就湊湊熱鬧。因當時剛對基督教義「開放及接納」,對「教會」仍抱着懷疑,走進來是觀察的多。

百年盛勢
播道會百週年慶典可算是盛勢的陣容,以當時播道會只27間堂聚會人數只有幾千人,整個慶典的規模之大,藉各個聚會所接觸的人數,累計超過兩萬多人。三十年前的情景依然令我懷念,開心、熱鬧、弟兄姊妹同心投入參與,歡天喜地完成每一個有清楚目標的聚會。因為自1985年計劃慶祝1988年的百週年,至最後一個聚會及紀念特刊出版歷時五年,總共有14個聚會:

團聚—一百一十周年
1998年播道會舉行了一百一十週年慶典,當年的聚會很多元化,有培靈會、堂會與機構同工參與的足球表演賽,感恩聯合大崇拜暨會友運動遊戲同樂日,整個十月連續幾個星期聚會,最後以感恩聚餐結束。各項的聚會或活動,關注身心靈,從內而外,滿足了大家的需要。

四十年家國——120周年
今年是中國基督教會播道會立會130年(1888~2018),是值得我們這些「播道人」隆而重之去慶祝和紀念的。作為一個承先啟後的橋樑,《播道月報》嘗試從130週年倒數40年,讓我們一起回想追憶「四十年家國」,筆者深感榮幸被邀請撰寫分享「回想十年前」(120週年)的點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