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文章分享

文章搜尋

 
《總幹事心語》—— 為香港哭泣
我在中學期間曾讀過一本著名的英文小說 “Cry, the Beloved Country”。故事的背景是上世紀四十年代的南非,講述人民在種族隔離的歧視和痛苦中,活出仁愛和寬恕。我還記得,看完這書後,心情沉重,感受深刻!

百載恩呈——播道會第一百屆年議大會概覽
播道會第一百屆年議大會已於本年七月六日,假播道書院中學禮堂舉行,本屆的特色是改為早上九時至下午一時進行,並邀請各堂會非代表弟兄姊妹出席,一同敬拜與感恩。
今次籌委們安排了兩段敬拜時間,由許亞光牧師聯同播道書院道真堂青年人帶領會眾詩歌敬拜,及邀請了郭文池牧師及陳傳華牧師分享信息。

百載恩呈
「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或譯: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報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神報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賜華冠與錫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使他們稱為公義樹,是耶和華所栽的,叫他得榮耀。」(賽六十一1-3)

總幹事報告
香港教會面對前所未有的形勢。一方面,我們的社會正經歷政治和經濟的轉型,與內地城市的互動越來越緊密,而香港本身的結構性問題也多年未能解決。另一方面,香港的外圍環境急促變化。中國和美國的角力剛剛開始,對香港有重要的影響,發達國家的民粹主義也有抬頭跡象。除了政治和經濟上的考慮,還有哲學和信仰方面的挑戰。「後現代」思潮影響著香港人的世界觀,異端也不斷攻擊教會。

參加本屆年議會後,我的感受是…
王蓁蓁(愛泉堂)
以往參加過三次全日的年議會,感覺今年程序簡化了、時間短了,議事討論有點倉促,投票也有點「臨急臨忙」的感覺。有可能仍有會友「不吐不快」。個人而言,是喜歡今屆的改變,因為教會鼓勵肢體參與列席,我們共有六位姊妹第一次參與年議會,感覺很正面,感謝總會的安排。小食也非常好,蛋糕好有心思,十分美味,列席的其中一位姊妹建議,議事題目可簡單用pdf投放,讓大家知道討論甚麼,那個時段她們有點迷惘。

《總幹事心語》—— 萬事互相效力
過去幾星期,香港社會因「逃犯條例修訂」議案產生了嚴重的撕裂,市民更目睹前所未有的大規模遊行。這些驚心動魄的情景,令不少人感到徬徨不安,有人甚至對香港絕望,考慮移民他鄉。基督徒面對目前處境,應該何去何從?
我願在此與你分享自己在聖經裏的領受。神的話語鼓勵和提醒了我,相信也同樣能幫助你:

佈道與植堂
根據播道會的典章,總會傳道部的職責是:推廣佈道事工,協助各堂佈道工作,建立新堂。一言以閉之:佈道及植堂。佈道與植堂可謂不可分割。美國播道會差會植堂主任GENE WILSON說:「佈道而不植堂,就像人努力擠牛奶而不用水桶盛載一樣」[1],真是一語中的。「對保羅來說︰宣教的意思就是植堂,在新約中,每當福音所到之地,地方教會就會被建立起來。」[2]

大使命?反大使命?
過往,不少會眾、組長、甚至傳道們對我說他們很難帶人信主,有的說在他們行業的人很複雜,不會信主的(真的?一個都沒有?);有的說他們信了主多年,所有圈子都已是信徒,沒有未信的朋友(小圈子!);有的說家人對耶穌沒興趣,就算「強迫」帶了他們信主,他們也不會持續返教會成長(信主是強迫?這反應他自己信主未改變,沒有經歷神的豐盛!沒有生命榜樣!);有的說這一代年青人怎會信主,重要的是去關愛他們便可以(福音會脫節的?);有的傳道說他的呼召是聖經教導,沒傳福音的恩賜(傳福音是命令或是恩賜?)……

傳道部與植堂
早前參加了建道神學院120週年紀念的塑造香港教會前景的研討會,其中有講員指出近年香港教會欠缺動力發展停滯不前,三十年前即使教會一般規模不大,但卻不斷以植堂去擴展。我成長於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及後工作於兩所窩打老道山福音堂的分堂。因此也可算是見證了這段歷史的旁觀者。

植堂:建立「某確類」的堂會
今年適逢屯福堂慶祝四十週年堂慶。屯福堂是播道會總會慶祝九十週年時開始的福音事工,是教會回應當時政府開發屯門新市鎮的相應福音策略。根據屯福堂第一任堂主任陳富華牧師的分享,播道總會因知道有陳牧師願意承擔,所以決定開始於屯門植堂。兩年後,即1981年,陳牧師返回美國,總會呼籲個別堂會承接有關植堂工作。結果,活泉堂在盧炳照牧師帶領下,繼續屯福堂工作。

教會在父家的使命—「關愛維修心‧導‧行」
播道會總會「傳道部」英文稱作「Home Missions」,曉有意思,這個名字提醒我們,原來在我們的本地、本族、父家,也需要有使命、有承擔的。
恩福堂過去十多年,都藉著與幾間基督教社福機構合作,定期在時節探訪教會遠近的街坊。當中有弟兄從事室內設計和裝修工程,在參與這些探訪期間,看見街坊居所的破落,就問上帝:「祢想我們為他們做甚麼?」

友伴同行 ‧ 喜傳福音
2010年8月,我成為了播道會總會團隊的一份子,轉眼間,在傳道部事奉已近九年了。當初要入傳道部事奉,是源於一個想法—基督徒怎能不傳福音、或者不知道怎樣傳福音!感謝主,經過這若干年的學習,神擴闊了我的眼界,原來傳福音可以這樣多元化,不單是層出不窮的個人佈道方法及心法,更是看見結網佈道帶來不一樣的果效。
回想我在傳道部事奉的日子,由歷任幾位部長帶領,發展出不同的佈道重點事工。

播道會第一百屆年議會
本年度為播道會年議會第100周年,總會有特別的安排,我們將年議會時間縮減半天,早上九時至中午一時。主要是期望大家不需要帶着一個很緊張沉重的心情,又要想着年議會後趕着回教會事奉的心態參與年議會,而是期望大家懷着慶祝讚美的心情一同向上帝呈獻感恩,這是一百周年年議大會的重點。並且,我們希望在本屆年議會,不單有教會及機構代表及教牧一同出席參與議事,並邀請所有肢體參與,就像參與130周年慶典。如果你有時間,歡迎你們參與,於7月6日上午,一同參加這個讚美大會。我們希望主裏的團契、數算上帝的恩典,這種快樂氣氛,透過一百周年年議會,傳送到我們整個播道會大家庭當中,歡迎你預留時間出席這個一百周年年議大會,參與這個歷史性時刻。

主耶穌說:「我是葡萄樹 你們是枝子」
播道會不經不覺已來到第100屆年議會。我很高興能代表堂會參加了不下十次的年議會。首先播道會的堂會是以會友制運作,年議大會亦即會員大會。這個大家庭最初是由天、恩、道、活、靈、福所組成,現在堂會的數目已接近60間,還有其他社會服務機構。
會議舉行的地點曾經在恩泉堂、港福堂,近期多在播道書院舉行。舉行日期通常會在六月的某一個星期六。
預備一個這樣的會議實在不容易。首先

百年會議.共證主恩
有的落在好土裏,就生長繁茂,結出果實,有三十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一百倍的。耶穌又說「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可四8-9)
今年是第一百屆年議會,提到一百,令我聯想起以上這段經文,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好的道種,落在好土,結出果子。有三十倍,有六十倍,更叫人驚嘆的是一百倍。記得去年是播道會來華130周年紀念的日子,總會舉辦了尋根之旅,返回內地,去番禺、增城、廣州一帶,追尋播道會前人的腳蹤。故國神遊,想起前人。

總會年議大會第一百屆 感恩隨筆
亦是感恩,亦是慶典,因今屆年議會是第一百屆,趁這個短短的珍貴時空,寫點感受,過往的一些點滴,算是個隨筆。出席總會年議大會,對於筆者,倒是三年前「再發生」的事,因為三十多年前,成為靈泉堂的執事後,曾作過代表出席年議大會的,當時的年議大會長達一個星期,放工後在天泉堂舉行,隨後亦加入了文字部,只是沒有再成為代表,直至二零一六年。

不一樣的第一百屆年議會
年年復年年的年議會,每年都是有相類似的安排;就是唱詩、祈禱、講道、議事討論、舉手表決、通過議案。此外又與各堂代表作一年一次的揮揮手、寒暄一兩句、看看展品等等。當這些既定的程序完成之後,我們便會說:「感謝主」、「我們有很好的交通」、「我們有很好的禱告」、「感謝主,我們通過了…」。這些每年的「例牌菜式」,經已成為年議會的指定動作,不經不覺地變成「自動波」了。漸漸地,我們看年議會的意義,就在於有沒有把這些「例牌」的「菜式」如期地,與往年一樣的「上碟」。

那麼,我們真的要改變一下這些「例牌」的「菜式」嗎?

《總幹事心語》—— 山雨欲來時的感恩與牽掛
近月美國和中國的角力變幻莫測,且有日漸激烈的趨勢;香港社會也因着《逃犯條例》修訂議案產生更嚴重的爭執和撕裂。這些紛亂使我想起魯迅先生的一首詩:「靈台無計逃神矢,風雨如磐闇故園;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

魯迅不是基督徒,但他的愛國情懷感動了我。中國確實經歷着風吹雨打。既然自己被神的愛感召了,豈不應為民族社稷獻出心力?故國神遊,我的思憶又回到那漢唐縱馬的盛世;歷代詩人的詠唱;和近兩世紀的災難。我慶幸自己生於神州大地,長於香港,受造就於海外。現在又蒙主委派,與播道會眾弟兄姊妹共度時艱,共建神家。

播道差會新里程─We are ONE
播道會香港差會即將進入宣教新里程,而各個工場亦相繼進入重整及邁向新的一頁!我們定意培育擁有國度觀念的「宣教人」,同心回應大使命的呼召!
今期將以專題文章的形式,分享 (一) 播差的發展策略、(二) 澳門宣教新里程、(三)薪火相傳的宣教路 (四)從信徒進入至「宣教人」的心路歷程。

全賴有祢的成教轉型
  澳門使命團成教中心事工現在的轉型方向,都是建基在幾個重要會議和一群資深成教同工的心聲分享之上的。

  2018年6月5日澳門理事會會議,首先澳門工場主任戴民牧師,表示非常欣賞播道差會,積極支持澳門事工發展,並投入參與處理成教財務危機等需要,他為此感恩。在會議中,理事長戴牧師帶領大家檢討成教事工,理事陳少初牧師及宣教士吳偉強牧師皆直言,同聲表示成人教育在澳門作為福音工具已不再是積極正面的了,反而成了是負面的東西。他們兩位皆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