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文章分享

文章搜尋

 
130周年「廣州尋根之旅」
踏入2018年,亦同時步入播道會130周年。為此總會內地事工小組舉辦了「廣州尋根之旅」,共有四十一位來自十九間播道會堂會及機構,關心播道會歷史的教牧及弟兄姊妹參加。

播道會130週年的尋根之旅
播道會在一月中舉辦了三日兩夜的「尋根之旅」,一行四十多人在廣州一帶尋覓宣教士昔日在中國開創播道會的踪跡。我自己為這旅程定下三個目標,一是與同行隊員有更深入的認識和交通,二是緬懷前人的功業和感恩上帝的眷顧,三是更新和深化自己的異象。

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
在2018年1月中,有機會隨同教牧同工參加「廣州尋根之旅」內心感受良多。回想2004年在番禺大石鎮遇見蕭楚輝牧師,由他帶領參加大石聚會點的團契查經聚會,後來又有機會到市橋大南路市橋堂、一間在1920年播道會建立的禮拜堂,又破又舊的小教堂在主日崇拜有一百多人參加聚會,遲來要站在路旁聽道。

歷史與謙卑—參與「播道會130週年『廣州尋根之旅』」後感
今年1月15-17日播道總會「內地事工小組」舉辦「播道會130週年『廣州尋根之旅』」,適逢神學院的寒假,我便報名參加,期待著參觀多間與播道會有淵源的廣州教會,及一睹昔日「廣州聖經學院」的建築物。

130周年尋根之旅分享
今次參加播道會舉辦的三日兩夜的「130週年廣州尋根之旅」,實在是一次珍貴及豐富的體驗。過往「尋根之旅」都是認識自己家族的歷史及其他家族的成員。今次尋根之旅卻認識「播道家」的根,一方面藉着回到昔日宣教士開創播道會留下的踪跡及緬懷他們生命的故事;另一方面,藉着今次旅程能夠認識「播道家」其他的成員,實在是難得的機會,並且一同贊歎天父昔日及現在在神州大地上的工作。

播道會尋根之旅
一月份參加由總會舉辦,三日兩夜的「尋根之旅」,走訪番禺,廣州市及增城三個地區。看到相關古蹟,教堂和信徒,實在感觸良多,也為播道會的發展感恩。

播道會130週年「廣州尋根之旅」 ~ 家。使命
衷心感謝有幸參與是次共41人的播道尋根之行!一幕幕聖經學院、教堂舊址、前人歷史及所見所聞仍歷歷在目,對於一個出生於文革後,宗教開放,中國教會開始復堂年代的小傳道,叫我大開眼界的是,百多年以前已有海外宣教士來華,他們為何願意離開自己的家鄉遠道來華?

「上游」和「下游」
一個三日兩夜的尋根之旅,在總會同工的悉心安排之下,預祝了整個行程的成功。使眾參加者由出發的第一天開始,以致到結束的最後一天,經歷了既難忘,而又愉快的旅程。使我印象深刻的,是增加了各參加者的認識,進入另外一個層面,原來他們也是一個普通人。

播道會130週年廣州尋根之旅遊記
從主日學課室走進探索歷史現場。2017冬季,適逢教宗教改革500周年,有機會教教會歷史主日學,最後一堂是播道會歷史,讓我重温播道會歷史。認識到三位會祖的足跡及播道會早期在廣州一帶的發展。感到神有美好的預備,總會就在這段時間安排「廣州尋根之旅」,讓我可以親歷其境。

播道會的緣起與宣教的關係
今天的中國基督教播道會(下簡稱播道會),起源於1884年一次以開拓聯合宣教事工為目的而召集的布恩會議(Boone Meeting)。當年與會者以美籍瑞典裔為主,他們主要來自美國各州的自由教會信徒代表。與會代表除通過一致信仰的立場聲明,並議決日後在宣教事工上開創更多合作的機會。這次的會議是播道會的前身……

回應一:播道會的宣教傳承
  王容龍弟兄的「播道會的緣起與宣教的關係」一文,透過詳細的資料搜集並旁徵博引,將播道會的緣起,信仰的傳承與以及對宣教的熱忱清晰的呈現出來。當中,筆者特別對早期播道會的宣教事奉有更新的認識、瞭解和反省,更被播道會先賢們在宣教上的熱誠、犧牲和美好的榜樣所深深觸動。

回應二:<播道會的緣起與宣教的關係>文章的讀後感
歷史回顧
從王容龍的文章,我得知原來在十六世紀時瑞典國王古斯塔夫曾利用權術完成一統斯堪半島各國,他竟會利用改革後的路德宗教會作為鉗制人民的管治工具。他以路德宗為國教並同時兼任教會領袖,在他統治下的國民生而獲得基督徒身份,國家教會實質成為「非信徒教會」……

回應三:〈播道會的緣起與宣教的關係〉讀後感
  回顧十多年在播道會堂會的成長,較少機會接觸本會的歷史,有幸得讀王容龍先生的〈播道會的緣起與宣教的關係〉,實在感恩。在130周年的會慶年,願我們再次鑑古知今,在追遠先賢先聖見證的同時,也激勵我們今天效法故人蹤跡,繼續步舞基督。

宗派
  虛構故事(如有類同,實屬巧合):有一位青年導師執事,在青少年崇拜忠心服侍多年,青少年事工日益成長,無論活動規模、經濟能力、與及人數增多都有可觀的成績。那位導師在一次的執事會中提出,為要使青少年事工發展得更有效率,青年部須要自立自主。你覺得妥當嗎?

  當然不妥當!因為青少年崇拜的成立是為更有效率牧養,是分齡牧養青少年人的「分開」;可說是為建立「一間」堂會而設計的。何來自立自主的「分開」呢?

回應一:宗派
有機會細閱莫樹堅牧師的文章「宗派」,引起不少思緒,願意將它與各弟兄姊妹分享。
莫牧師提到「宗派」的問題,何謂宗派?為何我們要談宗派?宗派與我們有何關係?
我十分同意地上應只有「一間」教會,因為聖經已清楚的告訴我們「那一間」教會:「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神,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在眾人之內。」(弗四4-6) 可是,因着不同的原因(周聯華牧師的四個因素),發展出「宗派」來,縱然我們不喜歡或「心痛」,那是歷史的使然,那亦是無可避免的事實,那不是神有問題,事實上是我們(人)的問題,求主憐憫!

回應二:宗派
  以弗所書四章4節:「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然而今天所見,教會卻出現很多宗派,當我們想去說個究竟,就必須了解,這五百年後的今天,與五百年前的當天,所涉及的原因,有何相同,有何不同。

  簡單說,五百年前的當天,原來是想糾正當時以羅馬教會為中心的「大公教會」在教義上出現的偏差及錯誤,後來卻只能跟那不願歸正的「大公教會」分別出來,所以這些脫離了的不同地方教會或新的教會被稱為「改革」宗,「抗議」宗,復原派,或新教等等。

回應三:我對播道會宗派的認識
從教會歷史中,宗派的出現有其原因和作用,而各宗派皆有特式,有相類似、也有相異的。如循理會的教義是強調人與基督的個人交往;若不親近神,生活和善行便毫無價值;群體聖潔結合一、互相鼓勵、更正、指引、教導和支持;並廣傳福音等。而聖公會精神是以經驗而非以教條作指引,是以感性但不離教義。至於播道會,除了核心的七條信仰;無論在持守、承傳信仰、拓展神國、強調聖經教導外、更進入社群和協助堂會、會眾間契合等。

同心起步,勇‧跨代溝
今日跨代鴻溝實不易跨,勇於承認和反思是跨越的關鍵第一步。

第十屆亞洲區播道會會議於9月20至23日在吉隆坡圓滿舉行,本屆大會主題是「勇跨代溝」(Bridging the Generational Gap),看來只是象徵我們跨越這鴻溝的熱身而已,卻是勇於踏足的起步。

今次與會的除了五個播道會成員國的成員之外,還包括四個友好國家的播道會代表,合共272位出席……

亞洲播道會會議的感受
我在九月亞洲播道會會議的經歷,比我期待的美好。感受最深的有兩點,第一是肢體間真摯的交通。我們來自不同的國家和文化,大部份都從未謀面,但很快就建立了親切的友誼,甚至有相見恨晚的感覺!這友誼令我們更能深入地互相代禱。

「尋根」更「感恩」
對於自己可以參與「亞播會議」,十分感恩。在會議和旅程中有很多學習,所以趁此機會,和大家分享神的恩典:

感恩能認識播道會—雖然在播道會恩福堂事奉一段日子,但並不太認識其他播道會的同工和信徒領袖,在這個會議中,透過一齊排練話劇,一起飲食,一起參與研討會,讓我能實實在在的接觸他們,認識了不少對播道會很熱心的肢體,體會到他們對人的關愛和對事奉的熱誠;還可以和亞洲區不同國家的同工交流,看到神在世界各地的工作,實在使我感恩和驚訝。這旅程有如「尋根」之旅,讓一個在播道會的後輩可以和其他播道會的家人相遇和相識,增進了自己對播道會的一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