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文章分享

文章搜尋

 
努力卻沒有成果的任務? - 護老者的照顧生活
無助感、無力感、身心俱疲、失去盼望、失去喜樂......這些是否都是大部分照顧者的寫照。他們的努力卻沒有換來成果?有時只能啞忍,默默接受着無奈的投訴!

愛可以再多一點點 - 愛心糧倉
聖經上記着:「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裏所出的一切話。」(太四4)
分享食物只能讓人糊口,並不能讓人得着真正的屬靈生命;所以,在「愛心糧倉」的食物支援服務中,我們不單與人分享食物,更分享關懷和基督的愛。

不會忘記的愛
認知障礙症(前稱「老人痴呆症」)這名稱,令不少人感到毛骨悚然,因為聯想起的症狀,如有善忘、迷路、忘記親人的樣貌和名字,令不少人感到害怕,在我們接觸的長者中,有不少認知障礙症患者,當中家人和患者所經歷的困難與辛酸,可能不是外人能明白的。

看 ……
你是否看見「他們」的需要?他們是隱藏在你的身邊?還是已經向你發出呼聲?

顧念生命、影響生命
畢業後,我曾經當上幼教老師多年,現在是幼兒學校的校長。但無論是那一個角色,我都認為一位好的基督徒老師應要持守教育的使命,讓幼兒在學習關鍵期奠下良好的基礎,同時更要盡心竭力讓幼兒認識主耶穌,以基督徒的生命教養他們。

幼兒學校的呼召與使命:牧養我的羊
在幼兒學校裏,每天接觸120位2至6歲天真可愛的小孩。學校,是他們第二個家。在功能性而言,孩子一星期五天從早上八時至晚上六時在校內生活及學習,學校內每一人也是他們學習模仿的啟蒙對象。然而更重要的,尤其對於來自非基督教家庭的幼兒而言,學校是帶領他們認識天父,培養靈命的家……

特殊學習的需要
牧者常常勉勵我們要學效主耶穌的榜樣,實踐『信仰生活化,生活信仰化』,這教導激勵和提醒我帶職事奉的使命。十年前,我回應神的呼召,毅然地放下已有的工作福利、已建立的伙伴網絡,離開了我的安舒區,接受播道會聘任為校長,進到一個被標籤為悲情城市的社區~天水圍,擔當開拓新校的工作……

亞洲播道會青年領袖大會分享
- 危難的時候就是收割的時候  陳崇基(藍田福音堂)
- 使我作和平青年  余仕揚(港福堂)
- 推介EFC AYLC 2015  蔡志亮(天福堂)
- 作領袖、傳主愛  林美珍(總會傳道部)
- 鼓勵的話  林偉俊(同福九龍東堂)

神不偏待人 – 同福堂特殊群體的事工
為何同福堂會服事這些群體?很明顯是聖經說:「神愛世人。」祂是一位不偏待人的神。當然,每個地方一定有很多需要,一所教會也不可能服事所有的群體。所以,教會必須要禱告,知道神的心意,讓祂的旨意成就。

同福堂 Gem Gem 寶石事工 (智障事工)
Gem Gem 寶石事工的名稱,是指這班智障人士在世人的眼中,是無用、緩慢、無生產力、無價值、殘缺、需要人照顧的,但在神的眼中,卻有如寶石一樣的貴重。Gem是God Enable Me的縮寫,正如神會使用這班可愛的孩子 (Gem Gem)去祝福其他人一樣。

同福堂的監獄事工
同福堂的監獄事工於2004年開始,據當初帶領的兩位牧者分享,當時是被邀請到監獄傳福音。兩位牧者經禱告後,感到神要他們去的,是赤柱的監獄,而不是被邀請去的石壁監獄。但對方表示,懲教署的回覆是「不可能」。但奇怪的事在兩三個星期後發生了:懲教署竟然主動再找我們,說上頭改變主意(我想是上帝罷),決定開放赤柱的白沙灣懲教所給我們,事就這樣成了。至今剛超過十年,從未間斷。

愛蓮事工分享
大概在1998年同福堂開始籌劃建堂方案,弟兄姊妹積極禱告尋求神對教會的使命,當時部份肢體有同一個感動,就是教會要服侍社區中有需要的基層群體,其中包括「妓女」。約在1999年底與一間基督教機構一同在深水埗開展「愛蓮事工」,服侍該區的妓女。取名「愛蓮」乃源於宋朝學者周敦頤之「愛蓮説」,「蓮,出淤泥而不染」。

商區福音使團的職場宣教系統
「福音午餐會」是商區福音使團其中一項主要事工,由我們主辦的九個區域再加上協辦的六區,即共有十五個福音據點,全部都是座落於各大小的商業地區當中,而每星期出席的總人數高峰可達二千多人,其中有三成都是未得之民。為何區區一個聚會能如此夠吸引那麼多的人呢?其中表面原因有:一、聚會的地點和時間十分便利;二、講員和題目相當專業;三、聚會主題十分清晰;四、跟進和其他配套相當完善。除了以上原因之外,其實她還是一套職場宣教的傳福音系統,從我們起初發展至今,已經相當成熟,這系統能夠有效地協助在職信徒向同事朋友分享信仰。

新蒲崗區福音午餐會
當我們深感神豐富之預備同時,我們亦求問神的心意,既然神帶領我們教會來到新蒲崗區,相信神的心意不止於為我們預備較大、固定的聚會地點,我們相信神仍有使命要我們承擔。正當我們求問不久,我們留意到與我們共處同一商廈中,有不少福音機構,就在一次十分偶然的機會,本堂當時的堂主任郭文池牧師與9樓中國信徒佈道會的總幹事黃劉雅璧姑娘在大廈出入時遇上了,互相閒談之間,郭牧師問劉姑娘:「請問貴差會是否有感動與教會合辦午間福音聚會呢?」,想不到就因這一問,開展我們四年多來合作伙伴的關係。

尖福堂的福音午餐
我們探討所遷往的地區時,確知道這是一個沒有太多住宅的社區,區內主要集中了一群上班族,他們都是週一至週五前來上班,週六及主日卻不會出現在區內,所以,我們便決定向商區福音使團同工取經,並探討我們是否能夠在教會內舉辦「福音午餐」的可行性。然而,在探討的過程中,首先要感恩的是神藉教會的領袖們讓我們繼續尋求開展福音午餐的可行性,並且一致支持我們若在區內開展此事工,我們必須認定:

平日方便者的需要
曾經有幾位姊妹對我說:「十分感謝你們,開放教會和撥出時間建立我們, 靈泉堂好像一所屬靈補習社,在六天上班時,為我們打氣,栽培我們成長。」說話的是任職美容公司的朋友…四年多前,四位屬於一間美容公司的同事接觸教會,聖靈感動我們為她們開設小組,逢週三早上上班前,帶領她們認識信仰和真理,至今並未停止。有人信了主,受洗加入教會,不時也有新同事加入;其中四位姊妹更主動接受進深栽培,成為耶穌的門徒、教會未來的領袖。

有關福音餐會,我想說的其實是…..
其實吃飯根本就是基本需要,所以邀約同事與親友一起吃飯,根本就是自然與正常的事情。「有飯食,有嘢聽」就比邀請他們到教會聽道,相對而言比較容易一點答應。況且在商區吃午餐的時段,在一般的食店是一位難求的。在教會開飯反而是一個既可離開工作環境又可坐得不大擁擠的另一選擇;而教會主辦一些節期性的餐會,其實也是解決不少人「揾位,揾食」的煩惱,尤其如母親節聖誕節等旺節。其實也有教會嘗試籌辦給夫婦的情人節晚餐,也能達到一定的效果,亦滿足了一些人的需要。

記念主恩
18-23歲期間,我經歷了很多很多!當年,因幫助一個16歲少女朋友籌錢墮胎,義不容辭地憑着單純,樂於助人的心,被安排進入夜總會工作。甚至在往後3-4年,遇上壞人,遭威脅、被虐打、被強暴、又假稱我欠人錢,致電我的親戚,以致我多年再沒有與他們聯絡,進入一個極度驚慌黑暗的日子!直到有一天,重遇那少女朋友,她知道我情況後,立刻找方法帶我離開那魔掌,住在她朋友的家兩年。期間再工作,仍然是夜總會,不過再不敢隨便識朋友了!

新造的人
信主前的我,可算是出入監房的「常客」!我今年43歲,但已經有45個案底。我從21歲開始沾上毒癮(白粉),由我第一次(17歲那年)入教導所,到獲釋之後,可算是自己一個人生活,所以和家人的關係不是十分好的。再加上自己吸毒,身邊沒有甚麼朋友,終日過着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露宿的日子亦不在話下,很記得很冷的時候,都只是找報紙膠袋包着自己來取暖。但有時犯了事,便會到監房享受「溫暖」的冬天。

從黑暗歸向光明
社會上界定我是「黑學生」、「問題青年」和「少年犯」;我也是一個「未婚爸爸」,因在服刑期間,我還沒有辦理有關的手續,孩子便出生了。看到一同服刑的人,很多都是從此出入監獄,想到自己踏上這條不歸之路,彷彿被判處終身監禁,只是分期執行,真的感到絕望。感謝上帝,藉着一位過來人弟兄,到獄中分享見證,讓我看見了出路。我很感動,於是舉起手來決志相信耶穌,從此待人處事、人生目標便有着很大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