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文章分享

文章搜尋

 
九年門訓的樂與淚
得二十年前的一天,我在公司工作時,有幾位同事一起研究紅酒。當時公司有一名法國同事,他們就問他其中一支紅酒是否出名,法國同事有趣地這樣回答:「This one is very famous…」而他停頓數秒後繼續說:「…for being bad!」即「出名…差!」出名可以因為是好的原因,也會因為是差的原因。信徒也是一樣,相信我們曾見過不少有名聲的信徒是因為見證好,真正跟隨主,有生命、有方向、有感染力;但亦有不少「出名」的信徒是因為見證差,有名無實,裏外不一,沒有使命,與未信主的生活行為沒分別,他們像木頭般沒有成長。

銳意門訓
窩福堂於過去兩年均有約十位傳道同工報名參與「銳意門訓」大會。在教會事工眾多並坊間研習聚會林立的情況下,傳道同工能有這樣高的參與率是少有的。首先,曾金發牧師是享譽盛名的資深屬靈領袖,由播道會總會籌辦是次大會亦讓我們有信心參與。其次,窩福堂這幾年正積極檢討現行門徒訓練和領袖訓練的架構和理念,我們都熱切期盼能從大會中有進深的學習和反思。

他山之玉—邁向銳意塑造門徒教會之經驗分享
  教會推行門訓,需要異象清晰,心志堅定,才可以配合神的計劃。香港浸信教會(又名堅道浸信會)具一百一十五年歷史,我們按着基督大使命、大誠命,確定教會的宣言:「銳意建立主門徒,承傳使命證主愛」。

  每間堂會都有他獨特的個性,沒有一個方法能適合所有教會。香港浸信教會清晰了教會的目的,我們願意受塑造,藉大使命和大誡命來建構教會的宣言:

路雖漫漫,始於一個夢想
我十七歲在播道會靈泉堂受浸,幾個月後便往加拿大留學。帶着夢一般的理想,隻身遠赴重洋,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懂離別的悲傷。

我很快便擁抱了這個新國家,成為她的公民。我愛這國家的多元文化,愛她的公平法制,和她對弱勢群體的關懷。這國家為我提供了很多美好的機遇和經歷;我也在此邂逅了愛人,養育了兒女。每次唱加拿大國歌時,心底裏也湧溢着激昂與親切。

我們來晚了!但,我們還是來了。
「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麼.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約四35)

  在1887年,本會三會祖寬夸倫牧師、蕭雨滋牧師及吳碩卿牧師,他們遵照主的吩咐,「舉目」向中國廣大的禾場「觀看」,那裏每天有無數主所寶貴的靈魂步向沉淪滅亡。他們捨棄在美國安穩的生活,雖然只得到極少朋友的支持,卻毅然遠渡重洋,無懼地深入中國這個當時自視為「泱泱天朝大國」的陌生世界;再且加上語言不通(寬夸倫牧師只懂瑞典及英語、蕭雨滋牧師及吳碩卿牧師只懂台山話及少許英語),為的是要履行耶穌基督的使命,將福音的種子分給中國人,並且去收割主耶穌所有的莊稼。

播道會特色
  播道會是一個宗派,但有時又似乎不像一個宗派。傳統的播道會,因着信仰的立場及屬靈的質素,一向都表現出很強的向心力,但卻沒有被規條所約束。這種現象與播道會的背境及信仰特色有直接關係。

  在十八、十九世紀的歐洲,特別是西北歐,基督教是大部份國家的國教,絕大多數的公民都是教會的會友,而會友的子女,一出生就自然也是會友。在這些國家,作基督徒比不作基督徒容易。他們生下來就是基督徒,從小受了水禮,在教會的組織下長大,到了十六、十七歲便受堅信禮成為正式的會友。

播道會130周年會慶之期盼
  2016年11月得悉播道會將於2018年11月25日舉行播道會成立130周年會慶,屆時盼望齊集眾播道會堂會及機構一起敬拜、感恩、並回顧前瞻播道會一家的情誼與事工上的交流合作。

  今次的會慶甚具歷史性的意義。首先,眾堂會近年加入了很多來自不同宗派背景的新同工及會友,眾人須認識播道會130年的悠長歷史,根源於十九世紀於1884年在美國成立播道會的宗派,及日後於1888年在中國廣州展開事工,創立日後之中國基督教播道會。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130周年籌備代禱
播道會將會在2018年11月慶祝130周年。我們要為上帝在這些年間恩待教會獻上感謝祭。執委會決定以召集眾播道堂會機構一起崇拜慶祝,並以銳意門徒訓練為這慶典的焦點,我們希望見到各堂會及機構在未來的十多年中興起門徒,影響這個城市,也影響這世界的某些地方。

我們需要為以下事情禱告:

2016銳意門訓簡報
由播道會總會主辦的「銳意門訓」2016於本年十一月十至十二日,假九龍城浸信會舉行,來自30間播道會及友會104間堂會及機構,共約1262位參加者出席。

三天的會議,共有五個講座,由新加坡聖約播道會領袖導師曾金發牧師及師母擔任講員,由譚偉康牧師及梁成裕傳道負責翻譯。

嚴重赤字的門徒素質 請勿依樣畫葫蘆,形似神缺
1986年的三月,羅傑摩亞在瑪利蘭州的貝里市因違反交通規例受票控,只因這名25歲的爸爸沒有按法例把自己的幼兒繫在幼童安全椅子上。之後,他把自己的孩子繫穩在安全椅上,便氣憤憤的將告票塞入車裏的儲物格。19分鐘後,羅傑的車子發生了嚴重的交通意外。車上幼童受到安全椅的保護,只有輕微損傷。孩子的爸爸卻不幸身亡。他聽從警告,為孩子繫好安全帶,卻沒有為自己繫上。

反思一:作回歸根本門徒的七大標記
曾牧師是一位十分有啟發性的牧者,每次的教導都回歸聖經作基礎,從中找出適切於今天的原則和實踐。在第一講中,曾牧師以馬太福音的登山寶訓為藍本,分享「作回歸根本的門徒之七大標記」。這七大標記分別是:價值觀改變、明確使命、正確的標準、純正的動機、真誠的效忠、健康的個人關係,以及確實的根基。讓我在這分享當中幾個標記:

反思二:創建一個門徒環境
曾師母主講推動堂會門訓向前發展的兩個主要引擎:「培養門訓的環境」及「建立門訓的群體」。

一. 培養門訓的環境(硬件:系統、結構)

反思三:培育一個門徒文化
在「培育一個門徒文化」這個課題上,曾金發牧師所分享的,讓我有幾方面的反省。

第一,曾牧師指出「問正確的問題」很重要。可是很多人都問錯了問題,他們通常會問怎樣做(How),而沒有問門徒是甚麼(What)及為甚麼(Why)做。因為當我們明白是甚麼(What)和為甚麼(Why)的時候,我們就會知道該怎樣做。即使你看似明白怎樣做,卻不明為甚麼做和門徒是甚麼,「怎樣做」還是會在你指縫之間溜走。

反思四:擁抱一個門徒哲學
當教會進行門訓時,少會反思門訓的哲學!我們為甚麼要訓練門徒?是因為門訓是好主意、好策略嗎?問題不是訓練門徒有甚麼價值,而是我們懷着甚麼價值來訓練門徒。如果門訓是一個培育課程,那麼完成課程後又如何?如果門訓是訓練自己軍隊,教會可以隨時動員,那麼這群門徒是跟隨訓練者的心意行?還是跟隨主的心意?

反思五:發動一個門徒運動
「倍增真門徒」信息非常豐富,然而知易行難,往往遇到重重障礙,或未見進展而失望、氣餒。但神藉著曾牧師的說話提醒鼓勵我:

今年的聖誕節可以怎樣過?
世俗化對社會和基督教信仰的影響越來越大,這情況在聖誕節時尤其明顯。記得多年前百貨公司櫥窗的聖誕節擺設都多以基督教故事為主題,但現今這些都少見了,取以代之是以其他裝飾品,如琉璃球,甚至是聖誕老人。而聖誕卡中祝福語更多以「恭賀佳節」(Season’s Greetings)取代了傳統的「聖誕快樂」(Merry Christmas)。

慶祝聖誕
踏進每年的十二月,大小商場和餐飲場所都好像急不及待地佈置聖誕節裝飾,五光十色,又不斷播放出節慶的音樂;當然最重要的,還有教堂宗教的佈置和所安排各項應節的活動,把整個城市加添了聖誕節的氣氛。心中產生了暖意,似乎有助抗衡街上刮起的寒風。

聖誕的呼聲
台灣牧師王陽明寫的書《窮得只剩下錢》,因陳致中把這書帶給被羈押的父親陳水扁,而使這書名廣為流傳,現在已成為譏嘲只有錢財而沒有生命和生活的慣用語。就最近在社會上亦鬧哄哄地討論最新出爐的其中一位「十大傑青」其一,與記者們分享的成功經歷。這段新聞令我們反思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怎樣才算是傑出的青年,怎樣才算是年輕人的榜樣呢?

聖誕節的考驗
有一首聖誕詩歌名為「Christmas is a time to love」,旋律很優美,令人感到一個充滿愛的聖誕節,是多麼的溫馨,再配合各商場的聖誕燈飾,實在令人陶醉於節日的氣氛中。

走進人群、傳揚佳音
聖誕節是教會所看重的日子,也是稱為「普天同慶」的日子。只是我們認識多一點點聖經,都會知道耶穌出生的時候,大希律為了怕耶穌會奪去他的王位,就把當時兩歲以下的男丁通通殺死,只是有主的使者在夢中告訴耶穌的父親約瑟,要他帶著馬利亞與耶穌逃到埃及,才得以保命。不過,信徒認為這是「普天同慶」的日子是因為耶穌的帶誕生,是為了要拯救世人。